美国已发出危险信号,赵立坚华春莹联袂出击

作者:管理员来源:江西国置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网址:http://yikaoketang.com

一、现在的美国,在经济上很像1929年的美国。

1、股市暴跌。


观察美国应该首先是股市表现。


美国股市已经从29000多点跌到昨天的19000点,10000多点的暴跌是在两个星期内完成的,美国历史上一共五个熔断,就有四次发生在这段时间,可见美国的股市有多么惨烈。


金融界有种说法,美国的股市,中国的房市,欧洲的债市,都是牵一发动全身的关键因素。美国股市暴跌,经济上可能再次带美国进入大萧条,政治上,也会严重影响美国的大选,改变美国的政治走向。


2、能源价格暴跌


世界能源价格暴跌,让美国要通过页岩油重振美国实体经济的战略遭受一万点暴击。昨日油价已经接近20美元,远低于美国的页岩油开采成本40美元,美国的页岩油企业面临危机。


3、疫情威胁


前期通过拒绝检测隐瞒的疫情,现在已经大爆发了,截至美东时间20日19:43,美国确诊人数已经接近20000例,而实际情况比公开的数字要严重的多。美国的感染人数很快就会超过意大利,和欧洲国家一起,成为全世界的疫情重心。


1.jpg

4、经济压力


疫情对经济的抑制作用有多严重,已经经历过的我们对此深有体会。疫情会让很多经济部门基本处于停滞状态,尤其是对于服务业的冲击更大,对美国这种服务业比重达到80%以上的国家,它的承受能力更弱。


5、债务危机


美国的麻烦还不仅这些。美国政府的债务负担,会因为这次疫情雪上加霜。美国现在的国债规模已经22万亿美元,而且还在稳步上升。抗击疫情,又非常耗钱。经济因疫情受到抑制,本身就会减少政府税收,美国为挽救经济免于崩盘,又不得不出台减税政策。美国债台会继续高筑,债务堰塞湖水位暴涨。


对美国来说,真正的考验来了。为什么美国股市做出了百年一遇的大跳水,这就是股市交易员对美国信心的投票。


二、现在的美国,在政治上又挺像1930年代的德国。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一个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者。


民族主义者能够上台就是美国国内问题严重的政治信号。


特朗普能够上台本身就是美国国内问题加重的一个信号。美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是自由主义。代表右翼民族主义(种族主义)的特朗普和民主社会主义的桑德斯,却成为2016年美国总统选举(包括党内初选)的风云人物,特朗普最后成为选举大赢家,桑德斯要不是受制于民主党内超级选举人机制,本是极有机会战胜希拉里赢得党内初选的。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已经拉开帷幕,特朗普已确定代表共和党参加选举,桑德斯又杀入民主党党内初选的决战。美国的非主流政治人物占了主流政客长期把持的C位,这很能说明美国国内问题的严重性。


本来民主党作为自由主义的左翼,共和党作为自由主义的右翼,两家轮流坐庄,长期垄断美国权力。虽然美国两党格局还在继续,但自由主义垄断政治的传统格局被打破了。由于长期实施自由主义政策,美国国内的贫富选举问题已经成为引爆国内各种矛盾的导火索。


看一个国家内部的矛盾,重要指标就是贫富悬殊。这一次美国面对疫情威胁,有美国议员吐露真言:“现实是,40%的美国人拿不出400美元的紧急支出,仅去年就有33%的美国人放弃治疗……”。


这些40%的人,因为没有话语权,而中国国内的主流媒体一贯是对美国报喜不报忧的多(一些媒体连批评美国都不允许)。要不是美国政客自己说出来,我们都不敢相信,真实的美国已经到了这般地步。


今天美国最富有的10%人群拥有美国全部资本的70%,其中有一半为最富有的1%人群所拥有;中部40%人群拥有全部资本的大约25%(其中很大部分是房产),剩下50%的底部人群只拥有全部资本的5%。


美国是资本家的美国,不是美国人民的美国。


面对贫富差距和生活债务压力,美国人民当然会有不满。所以传统的自由主义政治人物不被认可,美国人民希望美国做出改变,但因为没读过马克思主义,不知道美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又不知道怎么改变,于是就在自由主义政客之外选择希望。


美国要改变,在目前的力量对比下,无非就两种可能:一种向左,那就是资本勉强可以接受的民主社会主义,以桑德斯为代表;一种向右,虽然资本更容易接受但可能带美国跌入深渊的极端民族主义。


美国上一次选举选择了后者,这一次选举看看美国怎么选择?


特朗普上台之后,坚持美国优先,在边疆假设隔离墙,国内种族矛盾加剧。


发动二战的德国就是极端民族主义上头。


对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来说,当国内经济政治危机严重的时候会怎么办?当然是对外掠夺,转移代价和矛盾,为此可以不惜采取一切手段。这是资本主义的传统,也是资本主义诞生之日起从娘胎里带来的基因。


三、美国各种小动作已经开始了,美国已经在发出危险的信号。


1、美国媒体和美国政客利用疫情抹黑中国的行动升级。继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之后,特朗普作为美国总统,已经不仅仅在推特上,在公开的演讲场合,也适用“中国病毒”这个词。


2、美国有人盯上了中国在美国的资产。


美国国内电视台主持人已经开始讨论,通过减免美国对中国负债的方式,向中国索赔。


美国国内已经有人向法院起诉,要求中国赔偿损失。


美国部分议员也公开发声要求中国为本次疫情给美国造成的损失负责。


美国民调显示,有42%的美国选民表示中国应该帮助支付因新冠状病毒产生的的费用。54%的共和党议员、36%的民主党议员,同意让中国为新冠疫情支出支付一部分费用。


3、为了应对疫情,美国启动了战时机制,特朗普有了部分“战时总统”的权力。

特朗普于18日正式启动朝鲜战争时期颁布的《国防生产法案》,该法案授权美国总统有权要求美国企业生产用于国防的用品,但特朗普同时声明该法案允许他“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做很多好事”。


发布会上,当记者问是否认为美国处于战时状态时,特朗普明确回答:“是的,我的确是这么看。”“在某种意义上讲,我就是一位战时总统。”


特朗普这种极端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倾向严重的人,手上的权力过大,对美国、对世界都不是什么好事。


当初美国主流政治力量能够允许特朗普上台,我想目的之一,就是为了在美国危机严重时,要用他的极端民族主义手段对外转移矛盾、遏制国内危机。


特朗普掌握了过于集中的权力,比一般的自由主义者更具有对外冒险的意志。如果美国的经济政策都已经失去了作用,特朗普会不会采取更为极端的手段?


四、不是会不会的问题,区别只是用什么样的形式。


防控疫情的天量费用和疫情过后的财政巨大亏空,是美国政客首先要面对的问题。


虽然我不认为美国就一定有敢在军事上跟中国热战的勇气,但中国在美国的国债安全问题,真应该正视并制定预案了。


美国有冻结其他国家在美资产的先例,而且做过多次。当美国利用话语权,挑起国内民众对中国的敌视,以及其他国家对中国的反感,美国实施此举对美国国家信用的冲击也会降低。


不要认为美国不可能,美国以一国之力打压华为,通过掐断全球产业链某些关键环节的方式,对中国发起科技战,很多人也曾经认为不可能,但就是发生了。历史上,资本主义老牌国家,只要自家的危机严重到一定程度,连军事战争都不惜发动,世界大战都能发生两次,他们还有什么不敢做不能做的呢?要不是因为人类进入核武时代,恐怖核平衡限制了大国之间热战的空间,第三次世界大战早就发生了。


战争机器开动之前,必然是舆论机器先发动起来。现在美国的舆论正在指向中国的美债。


如果美国真的敢冒这个风险,中美关系会处于一个什么状态?还能好好的和平的说话吗?


自从2017年特朗普政府公布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位为美国“战略上的竞争对手”,遏制中国就成为美国的首要战略目标。美国在针对中国进行决战准备,在中国关系的基石台湾问题上,美国都开始逾越红线。


因此,无论如何不能低估美国对中国的野心和贪婪,资本家的国家,就是喜欢冒险。


五、能够打消美国冒险念头的,是中国人自己的表现。


美国现在还处于准备和舆论发动阶段,能够打消美国冒险念头的,只有中国人民表现强大的不惧挑战和危险,为维护国家利益敢于一战的意志,在这个阶段,中国的舆论需要充分表现出中国人民同仇敌忾的精神面貌。


赵立坚都作为外交官,都在推特上出手了,这就是一个重要的信号。


这个时候,中国的主流媒体,是不是能做到跟中国的外交信号保持一致,引导中国人民对美国的挑衅发出怒吼,就非常重要了。美国当然会从中国主流媒体的态度,评估中国人民的意志。


当年的“九一八”事件,实际是日本关东军的一次军事冒险,当时在东北,日本可以动用的军力处于绝对的劣势。而当年日本关东军,就是从当时中国的精神状态,得出了可以冒险的结论。


日本关东军参谋长石原莞尔就判断:“民众决不会和官府站在一起。”


面对装备精良,人数是己方十倍的东北军,日本关东军一些将领对发动战争要打退堂鼓,板垣征四郎就这样给他们打气:中国人没有国家概念,不过是自治部落加一个国家名称而已。由此认为中国人不会真正的抵抗。


当然,板垣征四郎还是不够了解中国,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历史的民族,一旦到了“水深火热”“民族危亡”的时候,中国人的国家意识就会激发出来,就会有人站出来,反抗侵略,救亡图存。但如果一开始就表现出这样的国家意识和民族精神呢?是不是就可能会让日本的冒险念头胎死腹中?


中国虽然最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胜利,但十四年时间中国付出的牺牲和代价实在太大。而这一切牺牲,本来是很可能避免的。


已经有前车之鉴在那里,中国人现在面对美国的野心,还能允许民族精神涣散,国家意识淡薄吗?


应对战争最好的方式就是止战,让对手不敢冒风险。遏制战争,除了做好应对的准备之外,很多时候就是靠中国人的精神面貌。


特朗普为什么敢一再用“中国病毒”这样的词汇来侮辱中国,是因为他们看到了赵立坚反击美国时,中国国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赵立坚背后向他开枪,连素有民族主义标签的媒体都有人在批评赵立坚。


如果我们是特朗普,会做出什么判断?本来不该有的想法也会萌生,不会有的野心也会野蛮生长。


本来中国在抗击疫情的过程中表现出了强有力的动员能力和组织能力,让世界都不敢小看,也是对觊觎中国的那些势力的一种威慑。但可惜被媒体的整体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


连中国的外交官都已经都已经冲刺在舆论第一线,如果媒体却没有全线跟上,这会不会美国人一个特别危险的信号?


六、中国外交官又火力全开


今天又看到赵立坚和华春莹又在推特上火力全开,在推特上怼蓬佩奥:“按照蓬佩奥的逻辑,美国驱逐60名中国记者的做法算不算信息封锁?他们是害怕自己的肮脏事被挖出来吗?如果美国那么透明的话,他们为什么不邀请WHO的专家来调查一下,在流感季节丧生的2万个美国人中有多少人是新冠肺炎患者呢?”

2.jpg

中国的外交官对美国的外交人员的污蔑和挑衅,已经火力全开。


中国的媒体不应该对美国的媒体,展开行动吗?


为什么一个外交官,一再的对要对美国很可能是疫情发源地这么执着的寻求真相呢?


因为这是打赢对美舆论战的关键,舆论战打赢了,美国对中国在美资产的想法和其他野心,会打消大半。但舆论战不可能凭几个外交官就能打赢,也不是光凭网民自发就可以做到,媒体才应该是舆论战的主力军。现在,美国的媒体已经对中国开火,中国的媒体不应该干点什么吗?


七、摘几段本公众号(明人明察)以前文章引用过的内容,作为本文的结尾。


“九一八”之前的日本,就在中国通过开办报纸,收买文人,宣传日本人的“大亚细亚主义”,鼓吹“中日亲善”。自清末到1945年8月,日本人光在北京,就办了17家报纸。可见,日本人的对华舆论战,下了多少功夫。


1928年11月5日,美国人在上海开办的报刊《密勒氏评论报》发表一篇文章,揭露了日本政府在华收买报刊、报人,操纵舆论的伎俩:


华盛顿会议前夕,日本帝国政府在华实施了周密的报刊宣传计划。在包括满洲在内的整个中国,日本当局掌控了大量用英语、日语、中文出版的报纸和刊物。从独立报人的立场来看,日本人为其提供了大量的经济资助。


日本政府的收买方式分为以下几种:


1.定期津贴。按月或按季度发放。


2.不定期津贴,如帮助报馆填补亏空赤字。


3.给予亲日的作者的资助。


4.给予亲日的报馆的资助。


5.间接扶持。


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我们爱这个国家,是因为我们生于斯长于斯,国家给我们提供最大的庇护,所以我们必须保护这个国家。


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一些人恨这个国家,也不是太阳底下的新鲜事,历史不会简单重复,但是会押着同样的韵脚。


文章分类: 建筑工程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 赢多多/注册//登录/平台/官网(安全无忧购彩)